欢迎访问智慧寺院网!微信公众号:智慧寺院网

圣辉大和尚赶往古大唐兴寺到职视事


 2019年11月16日下午,圣辉大和尚在主持完15日永兴大和尚荣膺麓山寺方丈的升座仪轨,按规定上交了会计事务所依法审计的具有法律效应的方丈离任财务审计报告,并与新老方丈进行了财务交接后,不顾疲劳在学僧天津药王古寺住持隆辉法师,九华山佛学院副院长果尚法师、省佛协办公室工作人员永觉法师的随同下,赶往湘潭大唐兴寺到职视事。

 位于陶公山下的大唐兴寺,始建于晋代,原名石头寺。史载湘潭城约建于唐末五代初,故“先有石头寺,后有湘潭城”,有近1700年悠久历史。而所以改名为大唐兴寺与褚遂良的名字,紧密相连。

 褚遂良(596-659年),字登善,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 649年(贞观二十三年),受太宗遗诏辅政。高宗即位,封河南郡公,世称“褚河南”。褚遂良为官清正,忠于职守,深得唐太宗赏识,褚遂良因劝阻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还笏辞官,几乎被杀,于655年(永徽六年)9月被贬为潭州都督。面对湘潭秀丽的江南景色,花甲之年的褚遂良某日登陶公山游石头寺,看到寺宇宏伟,触景生情,面对长安,为大唐王朝兴衰悲愤不已,于是援笔题写遒劲有力、丰腴大气“大唐兴寺”四字,石头寺自此改称大唐兴寺。褚遂良被贬潭州后的第三年,武则天将之再贬桂州(桂林)都督,不久又左迁爱州刺史(今越南北境清化),一年后(659年)孤凄而逝,享年63岁。颇有意思的是,褚遂良死后40多年,武则天弥留之际下了道遗诏,里边有这样一句话,特别引人注目:“其王、萧二族及褚遂良、韩瑗等子孙亲属当时缘累者,咸令复业。”这相当于给褚遂良等人平反。想来武则天阅遍群臣,虽然记恨褚遂良的迂腐,对于他的正直与忠诚还是心知肚明。中宗元年(705年),褚遂良被平反复官,此时离他逝去已经46年;天宝六年(747年),作为功臣得以配祀于高宗庙中;贞元五年(789年),德宗皇帝下诏,将褚遂良像画于凌烟阁大唐英雄榜之上,以示这位耿直忠臣与唐初开国英雄们有同样的功劳。

 或是因为褚遂良的官声书名,大唐兴寺在唐代以后成为全国、湖南、湘潭最负盛名的古刹,历代文人墨客慕名游览,留下了不少吟咏。其中如唐代杜荀鹤《霁后登唐兴寺水阁诗》:“一雨三秋色,萧条古寺间。无端登水阁,有处似家山。白日生新事,何时得暂闲。将知老僧意,未必恋松关。”杜荀鹤还写有《题唐兴寺小松》:“虽小天然别,难将众木同。侵僧半窗月,向客满襟风。枝拂行苔鹤,声分叫砌虫。如今未堪看,须是雪霜中。”因为这些名家诗词典赋流传,大唐兴寺的声名益加增誉,名闻三湘四水,流布神州大地。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猜你喜欢